当前位置:主页 > 济州岛酒店 >

济州岛酒店

成大事者多有这三种格局 长江读书352期

发布日期:2022-05-15 09:04   来源:未知   阅读:

  今天的中国,正在经历产业的快速创新和赶超,不可阻挡地崛起为世界科技和经济强国,这和历史上美国通过第二次、第三次工业革命实现崛起的过程有许多相似之处。

  要还原美国商业的这段黄金历史,从中寻找到崛起的规律,一个显著的视角就是瞄准那些冲破旧规则束缚,创立新规则的企业家,例如“钢铁大王”安德鲁·卡耐基,将汽车带向普通大众的亨利·福特,重新定义零售的山姆·沃尔顿等等。

  今天长江读书,推荐的是哈佛商学院商学史教授理查德·S.泰德罗(Richard S·Tedlow)的经典作品《影响美国历史的商业七巨头》。作为哈佛商学院最受欢迎的教授之一,泰德罗将七位影响美国商业的企业家的故事放进了美国数百年历史的宏大背景下,试图解释美国如何从新大陆成长为第一大经济体,而在国家繁荣中,企业家又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

  在卡耐基、福特和沃尔顿等人的身上,你可以看到很多的共性,也可以看到一代中国草莽创业者的影子。按财经作家吴晓波的话说,“他们的发家历程、内心挣扎和面对困境时的挺身而战,又哪里有什么国界和时代的差异。”

  人大出版社发来《影响美国历史的商业七巨头》书稿,得以先睹为快。就本书而言,读完之后,结合现实,有一点感想,与诸位朋友分享。

  理查德·S. 泰德罗在书中记述了美国黄金时期七位生龙活虎的商业巨头:安德鲁·卡耐基、亨利·福特、山姆·沃尔顿……几乎每位在中国商界都有广泛的认知度。

  “七巨头”风采各异,所属产业亦有不同,但在他们与古往今来的一些卓越企业家身上,依稀能看到几处稀有却共有的特质。

  木心说,真正的大人物,都有宇宙观。先秦杂家称,“四方上下曰宇,往古来今曰宙”。宇即空间,宙即时间。

  有宇宙观,便是有时空观。有了透彻的时空观,便会依循“第一性”原理,便会逼近事与理、时与空的本原。《大学》中有言,“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空间是既定的,它给人带来护卫与安全感,却也带来限制与约束感。家庭、故乡、故土、家园,是空间感的原点,它们都让人依恋,却也限制自由,滋生反抗。

  企业家是天生不安分的人,所以他们要挣脱襁褓,冲决网罗,要破坏、奔走、流浪、飞跃。企业家中鲜有像哲人康德一样终生蜗居小镇的人,他们要下海冲浪,在风波风浪中感受痛苦与刺激,建立功业。

  沈从文说,一个战士不是战死沙场,便是回到故乡。企业家的选择是从自己的精神原乡出走,奔赴沙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自由意志对于既定空间的反抗带来了熊彼特所说的“破坏性创新”,空间感的自觉让企业家借由自建的商业帝国创建出一个新的物理世界与精神家园。

  而时间感给人带来生命感,充沛的生命感又会激发崇高的使命感。时间永在流逝,逝者如斯,不舍昼夜。

  如何在时间的长河里留下身影印迹而非默默沉寂水底?这是每个有志者对自我的拷问。在生命的某个阶段,一旦使命觉醒,如神灵附体,他们便从此开始了颠沛流离而又喜不自禁的新生。

  泰德罗在书中用了不少词句来描述这些自视不凡、雄心勃勃的主人公们的使命感。

  伊士曼为柯达公司确立的天赋使命就是“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摄影器材制造商,否则就会倒闭”;

  在浩瀚的夜空下,万物各自生长。正是对发光与飞翔的渴望,让那些创造者们脱颖而出。

  在战场上开疆拓土的军事领袖是旧时代的舞台主角。进入现代化、世俗化社会,企业家成了和平年代的英雄,其中一些佼佼者更成为大众偶像,成为世人眼中“神一样的力量”。

  福特用T型车造就了车轮上的美国,他逝世之时,被与美国最伟大的总统之一林肯并称;

  乔布斯用iPhone手机联通了各国人民,他往生之后,收获了罕见的来自全球粉丝的持续哀悼与纪念。

  这些现象都令本书作者泰德罗惊诧。其实可以预想,好戏还在后面——如果马斯克真正实现了带领人类移民火星的狂想,他无疑会被视为当代救世主。

  这些企业家为何能收获世俗社会极高的声望与敬仰?恐怕是因为他们能唤醒和激发出员工超出想象的潜能,用产品向消费者传达爱与尊重,并极大地拓展世人行动的自由与想象力的边界。

  商业是理智与感性的合流。企业家以做出好产品为本分,一流的企业家则以真善美的理念与实物激发共鸣、抚慰人心。在西方社会的语境中,现代科学与技术力有不逮,正需要信仰的光芒带来温暖与指引。

  最好的生意,其实也都有一定的宗教性。而最好的企业家,有意无意都在用产品和理念建造一座人间庙宇。

  打造这座庙宇的人,或许并不被大众顶礼膜拜,但他却用神奇之手描画出了人们的内心所求,并告诉他们:这就是你们心目中的“人间天堂”。

  简而言之,美国很多优秀企业在“文化营销”上大放异彩,它们为自己的公司和产品注入情感和理念,这很值得我们的本土企业研究与学习。

  而真正的学习,不是模仿方法,而是深入商业的底层认知与本质内核,找到自己的文化之魂。

  技术日进,时代日新,但真正的企业家仍需要像老农一样,手不离锄,脚不离地,一直耕耘在生意与生活的田间地头。

  如果将劳动视为一种美德、一种需要,便自然会带来一种现场感与切身感。企业家心中有信仰,脚下才有力量。

  取得一定成功的企业家,身上会被不断“贴金”,如果企业家不能主动破除自我迷信,深入劳动一线,保持勤劳与自省,就会走向自负、僵化与失败。

  日本“经营之圣”稻盛和夫长期置身产品现场,为了做好京瓷产品,甚至抱着产品睡觉;

  他经常置身员工工作生活现场,参加公司“空巴”酒会,和员工把酒畅谈,凝心聚力;

  他很快借此胜出,并终生保持勤劳朴实的本色。有生之年,他坚持每天长跑,从不间断,在“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中保持敏锐的体感。

  听他身边的人讲,和熟悉的客人见面,他经常自己开车去接来客,做一位寻常司机。

  任正非不看那些管理大师的著作,在他看来,所谓的现代商业其实和农民种庄稼无异,“管理就是增强土地肥力,多打粮食”。

  本书中所讲的福特等企业家也表现出了类似的特质。福特坦率又骄傲地把自己定位为农民英雄。他希望自己被当成普通大众、通过辛勤工作赚钱的英雄,而不是来自华尔街、靠资本运作赚钱的精英。

  他曾经问:“你见过手上长出茧子的人是不诚实的吗?很少。当男人的手上有茧子、女人的手变得粗硬,你应该能肯定,诚实就在他们身上。和那些柔软白嫩的手相比,粗硬的手更能令人确定这一点。”

  当然,要实现自我、成就事业,不能忽视时代因素。七位企业家之所以能完成自己的使命,除了个人的天分与努力,还有一点重要的是,他们是在一条激荡向前的河流中行舟。

  20世纪无疑是属于美国的世纪,据相关记载,到1960年代,全球前200大公司70%的销售额来自美国公司,大约40%的全球经济活动是由美国企业家发起的。

  在这样的背景下,七巨头勇立潮头,劈波斩浪,书写了关于个人与企业命运的传奇,是美国梦的代表与缩影。

  如今,在21世纪的舞台上,中国的故事正在上演。中国经济的水域并不平静,却从不乏风浪之中的冒险启航者。

  百舸争流中,会诞生多少直挂云帆济沧海的故事?会成就多少同样影响商业历史的天之骄子?会书写怎样精彩的“中国梦”?

  在你看来,企业家需要具备哪些特质?欢迎在评论区留言分享。截止到3月21日18:00,获赞数最多的两位小伙伴,将获赠《影响美国历史的商业七巨头》这本书。

  *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MBAChina立场。采编部邮箱:,欢迎交流与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