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免签政策 >

免签政策

江苏首富严昊:身价1200亿迎娶知名女歌星克林顿捧场婚礼

发布日期:2022-06-20 07:14   来源:未知   阅读:

  提起首富之子,大多数人第一反应就是时常活跃在热搜上的万达少爷,王思聪。凭借着特立独行的性格和超高的曝光率,成了富二代的代表人物。而有一个人,同样顶着首富之子光环,比起王思聪,却显得格外低调。

  他就是严昊,他的父亲是太平洋集团创始人,上世纪白手起家,一举成为江苏首富的严介和。而他自己,继承着父辈的优秀,25岁接手家族企业,35岁以1200亿元身家成为了南京新的千亿首富。

  严家是江苏淮安一个书香世家,祖上三代都是教书先生,到了严介和这一代,依旧走上了教书育人的道路。名声好听,家境清贫。谁都没想到,在不久的将来,严介和,会以一己之力,成为严家弃文从商,走上顶峰的第一人。

  80年代初期,严介和经人介绍,成了一位乡村中学的临时教师。工作虽然落实了,但一个月几十块的补贴,养家糊口实在困难。

  在转正渺茫的情况下,严介和毅然决然地搞起了副业。凭借着自己的灵活脑子和果断魄力,给附近砖瓦厂提供防雨草帘,捞了第一笔金,几万元,成了当时并不多见的万元户。而后,又认识了自己后来的妻子,当时还是学生的张芸芹。

  顶着“师生恋”巨大的舆论压力,在张芸芹高中毕业后,毅然成婚。两人婚后生育了一女。

  他曾直言不讳道,“我和夫人是标准师生恋,私下建立的关系,她高中毕业后就结婚了”。张芸芹也不后悔嫁给自己的老师,在她的眼中,严介和是有担当的男子汉,“他既是我的丈夫,又像是我父亲。”

  1986年,严昊出生了。计划生育的高压下,严介和丢掉了工作,还被罚了1.8万元。再三斟酌之下,严介和做出了一个足够影响后辈的重大决定——下海经商。

  1992年,严介和创立了自己的第一家建筑公司——淮安市引江建筑工程公司。承包了第一单工程。南京绕城公路的三个过桥涵洞。

  没想到这个工程层层转手,到他手里,如果继续做,必定亏损。此时他有两个选择,第一,违约不做,亏损5万;第二,好好做,亏损8万。严介和身上带着传统知识分子的冷静,也有背离传统安稳的狂热。人生转折时几乎都抓住了命运,选择了正确的道路。

  第一单工程,严介和咬着牙,亏着钱,完成得漂亮。一时间在业界名声大噪,甚至李嘉诚都为他“亏五万不如亏八万”的思路大加赞赏。严介和也因此接下了一单价值2700万的工程,开启了自己势如破竹的经商之路。一手创立的“BT模式”,让他的生意蒸蒸日上,也让他获得了“中国BT模式鼻祖”的称号。

  而严昊,在他成长的过程中,和父亲一起励精图治,见证了公司由小做大,登顶江苏首富的全过程。他比任何富二代都知道创业难,守业也难的道理。父亲身上的冷静清醒,在他身上得到了很好的延续。

  作为首富之子,严昊向来低调。从未上过热搜,也从未出现在任何社会娱乐新闻里,不可不说是富二代的一股清流。别的富二代炫耀着豪车豪宅的时候,他只是安安稳稳地上着学。在同样的年纪,有人选择了肆意挥霍,严昊,却是选择了独自抗下父亲的江山,家族的责任。

  大学期间,严昊一边念书,一边开始进公司历练。从子公司的办公室副主任做起,一步步地了解商场,融合资源,用自身的思考,来给自己的未来铺路。四年时间,他凭借自己的努力,坐到了总经理的位置。此时的少年,已有了一套自己完整的处事能力。

  大学毕业,严介和就对他委以重任,直接成为了公司的董事长。父亲眼里的年少有为,意料之中的成了别人眼里的太子上位。公司元老和职员,暗地里都用有色目光打量这个年轻的董事,轻视,嫉妒,嗤之以鼻,成了心照不宣的常态。

  严昊毫不在意。这个时候的他,早已拥有上位者的胸襟和思考能力。他深刻地知道,比起解释,拿出真才实学的能力,才是服众的根本。

  上任后,严昊表现出了和他年纪不符的雷厉风行,高明的手段。仅仅一年时间,之前公司旗下连连亏损的老国企苏辰公路工程有限公司,在他的经营下扭亏为盈,盈利8000万元。

  这一成果让人大惊失色,也成功堵住了悠悠众口,让自己坐稳了董事长的位置。上任后的第三年,在严昊的带领下,太平洋建设集团首次进入了《财富》世界500强,并且在之后连续5年稳占世界500强的位置,排名还在不断上升。

  这个时候的严昊,即便是对比起严介和,他交出的也是成绩斐然的答卷。才华横溢,天赋异禀是严昊毋庸置疑的标签,而身居高位后,还能不忘初心,谦虚低调,是严昊令人敬佩的处世哲学。

  因为除了工作,你在别的地方几乎看不见严昊的名字。他把自己很好地隐藏在大众看不见的地方,一心一意地坚守着阵地。虽然父子都是商场俊杰,父亲严介和比起严昊,处事明显更像是豪门,高调又疯狂。

  我们很难说这是手段还是喜好,但严介和接下来策划的两件大事,以雷霆之势,彻彻底底将严昊推到了公众面前。

  2011年,严介和一掷千金,举办了一场中外政商领袖论坛活动,其中邀请了政府高官、企业大佬,甚至还邀请到了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等人。每位来宾皆是身价斐然,不可不谓星光熠熠。他要做什么?在严介和大手笔的背后,都是为了严昊。

  这场演讲活动结束后。严介和邀请到场的每一位来宾,参加严昊的婚礼。这才让人看出来,严介和倾千金之力,只为给儿子举办一场风光无限,声势浩大的婚礼。如他所愿,晚上的婚宴,人气爆棚。

  新娘是美女歌手,严昊的大学同学—吕雯。新娘鲜为人知,但从这异常盛大的排场可以看出严家的重视和满意。这场高朋满座的宴会不仅是一场婚宴,也是一场觥筹交错,声名显赫的名利场。表面上是一片祥和,歌舞升平,暗地里人人都在左右逢源,拓展人脉。

  这一场盛大奢侈的宴会,无疑是严昊人生路上的高光时刻。这一天他不仅收获了无数热烈的祝福,还笑容满面地步入婚姻。更在聚光灯下,意气风发地给自己的事业路上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划。婚礼流程走完后,严介和留在了台上,当他将话筒放在嘴边时,全场静了下来。

  无数双眼睛看着他,在好奇,在猜测,在等待。嘉宾们屏息凝视,都想知道严介和要做什么。很快,台上严介和一字一句认真宣布,严昊将接任太平洋建设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一职,正式成为集团占股比例高达90%的掌舵人。

  意料中的爆炸消息,炸出了台下众人的各怀心思。全场沸腾。这一年,严昊25岁。众多来宾的目光,见证了这历史性的一刻:严家两代人之间的传承。严介和以这种烈火烹油一般的方式,给了自己一个漂亮的结局,也给了严昊一个充满希望的开始。严介和严昊父子之间财富帝国的交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也成了业界津津乐道的话题。

  严昊没有辜负父亲的成功造势。接下来的时间,他带着集太平洋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励精图治,一直在创造着里程碑式的辉煌。2020年6月,严昊身价1200亿,位列《胡润全球百强企业家》64名。同年10月,严昊身价飞涨,达到了1450亿,位列《2020恒昌烧坊.胡润百富榜》18位,涨势迅猛。

  短短两年,严昊身价的迅猛涨幅,不得不令人折服。从25岁开始掌舵商业帝国,到35岁,连续几年蝉联南京首富的位置,严昊俨然已经成为这代年轻人中望其项背的佼佼者。

  此时再看,同是富二代的王思聪,众所皆知拿着王健林给的五亿启动资金,毅然决然地投资了一些新兴产业,成果颇丰。成功地摆脱了人们的有色眼镜,成了富二代中做出成绩的前几位。人人都知道王思聪高调不羁,他说过:“我交朋友从来不看脸,比我帅的没我有钱,比我有钱的没我帅。”

  对此起王思聪性格上的张扬,严昊则多了几分稳重自持,即便做出了叹为观止的成就,也依旧隐匿在公众以外,行事低调。他的成绩,起源于父辈的积淀。但他的成就,没有辜负父辈打下来的江山,甚至增光添彩了不少。

  从基层一步一个脚印走到高位,是严昊履历上明明白白的过程。他的幸运,是因为出身多了一些机会。而他和常人一般的努力,却难以被人看见。接受采访的时候,他实诚地剖析着,自己能在这个年纪做到这步,其实还是得益于一个好运气。一出生,就站在了这个高度。

  站在更高的起点,自然有更广阔的视野,更多的尝试与提高的机会。但高的起点,却也承受了四面八方的诟病,谨言慎行的压力。

  金汤匙在他嘴里,他只想认真地做好自己。“父亲的给予,让我一出生就站在了有些人一辈子都达不到的高度。但这只是我的运气。同样的,如果我想做出我自己的成绩,在父亲的光环下,我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让别人透过父亲,看到我。”

  因为他已经通过这些年的成绩,撕下了人们眼里“富二代皆是纨绔”的标签。如今的光环,是他自己拼出来的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光环。毫无疑问,严介和还在的时候,人人都会说一句,严家的太子爷。

  如今来看,严昊已经凭借自己的努力,在别人提起他的时候,说一句,这就是富豪排行榜上最年轻的严昊。他做到了自己想要的。依旧在路上,此时,轻装上阵,意气风发。

  如今,掌权太平洋建设多年的严昊并没有上市的打算。如同严介和对上市的态度一样,严昊称:“太平洋建设早已完成原始资本积累,有品牌影响力,没必要冒风险上市。现在没把太多精力放在上市这块,但未来不排除将做得好的二级企业上市。”

  这样的格局,在众多对上市趋之若鹜的公司里仍是一股清流。严介和从商场急流勇退后,又回归于教书育人的老本行。他精心写下《新论语》、《管理境界》等书,还多次在文化论坛上发表演讲。

  即便如此,对于“退休”的严介和,严昊也从未真正将父亲当作退休来看待,遇到大事,已经完全掌权的严昊,也会去问问父亲的意见。最后,正如严昊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所说:“核心是把事情先做好,有底气经得起现实、时间、法律的考验”。

  太平洋建设现如今当仁不让地坐稳了民营建筑企业第一的位置。但外界质疑依旧存在,对于利润率的把控上,已经连续几年未超过5%,这个数据对于一个运作成熟的公司来说,并不是好兆头。如果未来太平洋建设有计划打入资本市场,这样的低毛利无疑会是一个需要解释的难题。